灯会的记忆

灯会的记忆 于艳玲 过了正月十五、十六,来自上元节的喧嚣与热闹便随着那绚丽的烟火悄然飘远,而 那些大型彩灯却在记忆中熠熠生辉,久久不能散去。走在渤海广场,华灯璀璨之下,心也会豁然开朗,很久,没有灯会让人......

分享到:
发布时间 : 2010-03-09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灯会的记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于艳玲
    过了正月十五、十六,来自上元节的喧嚣与热闹便随着那绚丽的烟火悄然飘远,而 那些大型彩灯却在记忆中熠熠生辉,久久不能散去。走在渤海广场,华灯璀璨之下,心也会豁然开朗,很久,没有灯会让人赞叹了。拱形灯门廊虎趣盎然,大门上书写着“敦化市第28届新春灯会”。这里真的是灯之会。大型转灯、龙灯、主题灯,灯灯闪烁,那作为幕景的一盏接一盏的红灯笼也壮观得让人惊叹:真的是不来这里不知道,来了方知真的是不虚此行。
    此前,一直怀念从前的灯会。正月十五、十六,天一擦黑,大街小巷就有人群在行动,扶着老的,携着小的,不论男女,齐聚灯展一条街。真的是一条街的灯,街的两侧都挂着灯,大型的,小盏的,传统的,现代的,抒情的,宣传的,样样俱全。记得最初看灯,要到新华路,即市委、市政府门前的那条街上。因为家就住在那附近,每到有灯展时,我便领着大弟、小弟,穿过那条窄窄的胡同,沿着街的一侧,从这头走到那头,再沿街的另一侧走回来,刚好可以看遍所有的灯。
    记忆里,好象只在新华路看过两次灯,灯展会改在胜利北大街,即影剧院至市医院路段。街宽了,路长了,摆放的灯也更多了。那时候,各单位,包括学校,都有做灯的任务,等到灯展时,还要看灯。我在五中读书时,也曾做过灯,当然是在父亲的帮助下,做的是最普通的宫灯了。像我这样奉命做灯的人数量可观,灯的质量也可想而知了。有些财大气粗的单位当然是出钱请专业人士来做灯,其灯在展会上自然大放异彩。而自己做的灯,粗糙、简陋,是没钱投入,也没有专业技术之故了。有的囊中羞涩些的单位也会来个一劳永逸,一次性投入,做一盏好灯,“展展落不下”,混成了“灯展”中的“会儿”。其中尤以一些学校灯为最。有一组十二生肖灯最是让我印象深刻,因为见的次数太多,至今不忘。
    灯的滥竽充数,让灯展有了些许遗憾,但正月十五是我最喜欢的一个节日,不仅因为有好吃的汤圆,最重要的就是心心系之的灯展了,寻找每一次的亮点灯固然是兴趣所在,而看人、凑热闹更是令人乐此不疲。敦化人碰到一起总爱说,敦化就是小,走到哪儿都能碰上。可是,灯展时,仔细一看,人们就会感慨,不认识的人真多呀。在如此庞大的观灯队伍里,想要找到几张熟面孔出来,实在也并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。即使有“十五十六走掉百病”的民间说法,即便人们都出来走一走,要想在那一里多长的街上,总是碰到想碰的人也着实不易。好在,现代通讯业发达,想与谁一起观灯,打个电话就行。看灯展,看的就是人。和不同的人去,看不同的人。当然,后来又添加的焰火晚会则成为灯展时的另一大看点。
    或许是灯展街有了充数灯,或许不想再劳民伤财,也或许是为安全起见,后来的灯展改在了几个广场上,统一制作 ,主题鲜明。只是,没有了民众参与的灯展,似乎也少了几许热闹。人也许还是不少,但再没有了一条街上停止了来往的大街小辆 ,而是挤满了人的壮观景象。看灯展的心情总有些阑珊。
    今年,不知别的广场上是否也安了灯,不管有没有,“精品”肯定都在渤海广场。中间的大转灯,代表市委、市政府祝全市人民新春愉快,代表市人大、市政协祝全市人民合家欢乐。两个名城建设、三大支柱产业、区域经济强市等市委、市政府中心工作通过几盏灯来展现。“大唐册封”、“天女浴躬,龙兴祖地”等讲述渤海国历史的彩灯也位列其间。历史与现实在这里由灯来交汇。气势恢宏的双龙灯、凤落宝地的大型灯,以及虎年大吉、春、福等主题彩灯,则道出了老百姓最美好的祝福与新春心情。
   年年有灯会,岁岁各不同。每一次体验,都会有各自的制高点。而今年,灯,绝对会给人以完全不同的感受。敦化居民、外来游子,路过渤海广场,绝对不会只窥一斑,而是走进去,见全貌,才能确知她的好。 
分享到:

网站制作:敦化新闻网     网站制作联系电话:15204335888
地    址:敦化市广播电影电视管理局新闻网     吉ICP备09004362号

[网站管理]